large.jpg

作者:韓良露, 出版社:馬可孛羅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, 出版日期:2006-02-09

布根地酒多年後

外子在倫敦大學念博士時,還同時到法國語文中心唸法文課程。他一向是個法國迷,從小喜歡法文及法國事務;到了倫敦後,雖然和法國只有一海之隔,還是從根本的語文開始親近法國。

因為法國近,尤其英法海底隧道通車後,從倫敦維多利亞火車站坐「歐洲之星」,三個小時就可到達巴黎市中心的北站。我和外子每逢假期,不拘長短,最喜歡往法國跑。外子可以練練法文,我則可以盡興品嚐美酒佳餚,因此在倫敦五年期間,我們幾乎跑遍法國的大城小鎮。

位於法國中部的名城第戎(Dijon),是我常去之處,原因有幾個:首先,第戎是布根地(Burgundy;法文為Bourgogne)地區的美食重鎮,市中心防拂美食大會堂的市場,是我很喜歡的地方;我常在那裡購買各種食材帶回倫敦,因為第戎的物價比巴黎便宜。再說,第戎市中心也有不少美食餐館,名菜如布根地紅酒牛肉、鍋牛料理、紅酒公雞(特別用公雞做的一道名菜)、芥末奶油豬肉等都做得很好,而且價格也不貴。  

另外,第戎附近正是有名的布根地酒區,如夏布里區(Chablis)、黃金之丘區(Côte d Or)及美好之丘(Côre de Beaune)等,都是值得遊覽的酒鄉。

第戎的地理位置很中心,從巴黎坐高速火車(TGV)到第戎不到兩小時,從第戎又可繼續到許多不同的地方,如南方的隆河流域 、里昂、普羅旺斯或蔚藍海岸; 還可以向東南走,去阿爾北斯山區的格勒諾勃(Grenoble)與安錫(Annecy),或向東行到伯桑松(Besancon)一帶。因此,不管去哪裡,回程時,我們常在第戎小歇,吃頓飯,順便購買美酒、食材帶回倫敦。 

有些法國人喜歡誇讚布根地的酒比波爾多更勝一籌,此話小部份是事實,但大部分卻不盡然。

布根地的地區不大,夾在阿爾卑斯山及中央山塊之間,丘陵起伏,地形破碎,地質複雜,風土變化大,再加上本來就狹小的土地又切分成很細的農地,因此大部分的葡萄酒園規模都很小。不像波爾多的大片原野,又有大酒莊的傳統,所以波爾多的高級酒莊從栽培葡萄、採收、釀酒、裝瓶、出貨都一手包辦,品質容易控制。布根地的葡萄園無法釀造及裝瓶,整個葡萄酒製造過程只能分割成栽培者(Grower)、造酒者(Wine-Maker)以及酒商(Wine-Merchant)。造酒者和酒商常是一體,有個專有名詞叫「Négociants」。

 

因此有人說,經過多年的訓練,要成為波爾多酒的專家還有可能,但即使經過十年的訓練,想變成布根地酒的專家卻還是很不容易。布根地的酒太複雜了,很多法國人都搞不清楚其中狀況,酒商容易趁機混水摸魚,也因此使得真正品質好的布根地酒,物以稀為貴,可以超價販賣。

 

像布根地最有名的拉羅曼涅-康堤(La Romanée-Conti),面積只有一點八公頃,一年產量只得六百箱,不像波爾多紅酒的頂級拉費-羅希勒酒莊(Château Lafite-Rothschild),一年可生產兩萬五千箱。這麼稀有,使得拉羅曼涅-康堤的紅酒最便宜也要台幣兩萬元。但到底這個酒是不是一定比別的頂級酒好呢? 恐怕很少人能夠回答。我並非「酸葡萄酒」心理,但我並不期待喝到拉羅曼涅-康堤酒(雖然後來還是喝到了),因為真是太貴了,喝的時候恐怕會有罪惡感。

 

我喜歡好酒,只期待一年之中,偶爾喝幾次高級酒,平時還是過過家常日子,在平價酒中找尋好滋味的樂趣也就更無窮。

 

在布根地酒之中,我挺喜歡微辛(Dry)的夏布里(Chablis)白葡萄酒。這種酒佐配生蠔及煎肥鵝肝都很好。夏布里有種獨特的香氣,喝過就不會忘記,那種清新感,常讓我想起年輕時在清晨的雨中散步所聞到的霧的氣息。

 

第戎南方的黃金之丘,是一片丘陵地帶。有一回我們開車在那裡拜訪當地小小的叫「Domaine(領地)的酒園,黃昏時落日西沉,整片丘陵地向陽處果然如黃金般閃閃發光,景致美得令人屏息。我沉醉在大地的光芒中,覺得人生是如此美好,大自人的禮讚隨處可遇。有時,拜訪酒鄉,醉翁之意到不完全是為酒,而是為了美景。葡萄園的風光,結合了自然與人文的美,徜徉其中,可得人生之醉。

 

黃金之丘的南邊有個美好之丘,其中的美好鎮(Beaune),是布根地酒的集散地。小鎮不大,卻有上百家葡萄酒專賣店。許多店家門面雖小,一入門後,卻有深廣的地下酒窖,在陰涼幽暗的石頭地窖中,點著燭光品酒,實在別有情趣。

 

美好鎮上有家知名的療養院,早年是西多教派(Cistercian)的修道院,布根地的葡萄酒歷史,西多修士貢獻良多。如今這間療養院有近五百公頃的葡萄酒園,真是個大「領地」,每年十一月在此還有葡萄酒競標會。

 

十一月是我的生日,有一年,我就去競標了幾瓶酒,迄今仍未開豐飲用,我想放滿二十年之後,再開酒,不知屆時人事又是如何情景?我很喜歡建議朋友存酒,買些酒齡淺的頂級酒莊或酒園的酒,擺放個十年以上。時光匆匆過,再回頭看自己存放多年的酒時,會有很特別的感慨。有時憶起當年買酒時的生活,內心澎湃不已,帶著這樣的感覺開啟陳年佳釀飲用,才是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。

 

法國人形容波爾多酒像女人,因此有個外號叫皇后,而布根地酒是男人,外號自然是國王。當皇后和國王都老了以後,你會選哪種酒?

 

第戎的北邊有個小小的帶狀地區,叫夜晚之丘(Côte de Nuits),是布根地高級紅酒的產地幾個有名的有酒園都在此地,如最貴的拉羅曼涅-康堤酒,以及拉塔謝(La Tâche)、香柏蕈(Chambertin)、弗玖莊園(Clos de Vougeot)、拉羅曼涅(LA Romanée)等。這些酒園也都開放參觀,建築風格比較像度假的莊園,不像波爾多的古堡那麼華麗,但比較得我心,有種閒散、安逸的氣氛。

 

布根地還有不少小酒農,釀的酒不多,好壞差別很大,最懂門道的人,往往是法國各地的餐館主人,以及關係良好又懂酒的醫生、律師者流。這些人經常會包下一家小酒農的全部產量。因此如果有熟識的餐館主人,不妨向他們打聽,或交情夠時,硬和他們一起下單買酒。

 

我曾喝過很好喝的布根地紅葡萄酒,是沒有牌子的。那次我在家中宴請外子的一位法文班老師,他竟然帶來兩瓶沒有酒名的紅酒,令我十分訝異。但當天晚上喝的這款酒,卻好喝極了。我知道我的味蕾並沒騙人,問這位米榭爾先生怎麼回事?原來他叔叔在布根地有個小酒園,生產精良的紅葡萄酒,只供應少數的餐館和親戚。他叔叔的酒都是木桶送貨,米榭爾的父親再自己裝瓶,才連酒名都沒有。

 

喝酒最有趣之處,就是遇到這麼美好的意外,不是存心的期待,不必迷信大牌,而是偶然的奇遇,好像突然遇上喜歡的人,心裡的那種歡喜。

 

本文引用自微醺(作者:韓良露)P11-16

 雅得蕊提醒您「酒後不開車‧安全有保障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delaide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